第1114章 人尽(1 / 2)

神极 沧生为 1821 字 1小时前

铭起说完,双手按向九名刺主,浓郁的岁月都已经可从扭曲的空间看见,而铭起本人在这个不知有何目的的过程中剧烈颤抖,气息极速衰弱下来。

当他的气息已经弱到几乎不如一名神级强者的时候,四下的空间裂开三十六道缝隙,从中同时走出三十六名绝色女子,都是刺主,铭起将每一个刺主分出了四个分身。

铭常凡神色凝重了片刻,道“父亲,你还在挣扎什么,那分身只能维持三息,三息之内她们能杀光我们所有么?”

铭起剧烈喘息了片刻,露出笑容来,道“你忘了,你父亲掌管岁月。”

说完铭起全身的血管暴起,没有岁月源图他岁月上的消耗很难快速弥补回来,不过岁月源图虽不在铭起体内,却在天地之中,混沌已经将它完全融入了天地,来使一切回到远古。

岁月源图已经融入天地,铭起和它之间的联系却没有断开,这片天地的岁月,铭起有足够的力量,就有绝对的掌控权!

整片天地的岁月开时缓慢,要让这些刺主的岁月分身存在同时,再改变岁月的流速,其困难程度远过十星炎,铭起在操控这个过程之时,全身都开始被紊乱的岁月所腐蚀,时而淌血,时而新生。

不过,这对铭起而言都是值得得,不论舍弃噬界和岁月源图,抛弃族人,亲人,朋友,甚至于尊严,这些都是值得的,只要这个过程他付出了一切,就算最后不能复活刺雪,他也会含笑走向生命的尽头,不会留下任何遗憾和悔恨。

“杀吧。”铭起挥了挥手,退了一段距离后盘膝坐了下来。

四十五名刺主,尽数是神尊巅峰的修为,在缓慢流动的岁月里,三息变得异常的久,杀戮持续了不知多久,最后只剩下了零星的一些强者之后,缓慢的岁月终于恢复。

那片血海在吞噬了近两千强者的血脉过后,开始不断凝收,混乱的本源如是被某种力量牵引着,纷纷注入了血球之中。

血球依旧十分巨大,悬浮在空中,血海消失后巨坑中心,有一把剑立于那处,是风动的冥王。

三息已过,胜败也已尘埃落定,铭起在这放慢了岁月的三念里,恢复了八成的力量,而铭洪等人却在刺主的冲击下伤痕累累。

剩下的,都是故人,亲人:铭洪,铭常凡,铭雪若,风帝,帝狂,太倩衣,帝莫遮,血珀,潜问,朱雀,幻狐,蛇后,圣罗,圣舞,龙柳,鬼蓝,王玄冰,兽皇。看着他们,曾经相遇结实的往事就在涌现。

“来吧,给我们最后一击,没有什么值得恨的,因为我们输了。”风帝坦然说道。

“是啊,铭起,送先祖上路吧,为了你的执着,我们不能杀死你,就该你杀死我们。”铭洪也道。

铭起低看着下方血球,依旧就要成功,开世的血脉就要重现,由衷一笑道“多谢各位陪我走过了这么多年,混沌我会亲手毁灭了它,在她回来之后。”

说着,铭起一挥手,两道冲击落在兽皇和王玄冰身上,砰一声响,两团血雾散开,又快速随着本源被血球吸走。

“铭起,我过去一直觉得你和你爹很相似,现在才觉得,你们根本就是两个人,我会记得我们相遇的时候,你还对我无可奈何。”朱雀无邪烂漫的一笑,笑脸永远定格在铭起眼中,随后在岁月地笼罩下缓缓消散。

血珀和潜问对视了一眼,道“我俩没什么好说的,输了也就输了,如果你打不过混沌,被杀了也好,咱们阴曺地府还是兄弟。”

说完之后,两人亦在白光之中缓缓消失,剩下的血雾融入血球之中。

“走叔,活在这里的都是强者,我明白了此时的走叔就像当初的爹一样,为了自己的执着,可以抛开一切。”龙柳握住妻子圣舞的手,自行冲入了血球之中。

铭起出手阻之不急,圣罗眼中的泪光闪烁了片刻,道“主人,虽然我没有血脉,不属于开世血脉的一部分,可是你知道,没有他们我不能活。”

圣罗抱着他的爱妻,一同冲入血球之中,兽皇冷哼了声,看了铭起一眼,道“没想到,刺风大陆,会被一个小娃清除干尽,铭皇,真有你的。”

说完自信冲入了血球之中,这是他们的选择,只是不想让铭起心底在多出一些愧疚。

天空在不断被吞噬去本源之后渐渐明朗,落下的阳光在这残破不堪的大地上铺满,暖和了一切。

帝狂走到铭起面前,拍了拍他肩膀道“那冰火相融还是小心使用,我和你师娘也挺喜欢那刺雪小姑娘的。”

又两人没入了血球。

“蛇皇已经死了,被刺主所杀,我既然杀不了你铭起,却可以恨你!”蛇后死死盯着铭起,就要冲出来,铭起手里一道波动荡去,蛇后的身体就似灰尘一般消散,剩下那团鲜血缓缓融入血球之中。

风帝和铭洪相视一眼,铭洪道“噬族的人,没有绝望死的,来吧孩子,送我们上路,不过我们不会站着让你杀。”

说完铭洪向后退一步,全身魔炎翻涌,同红炎融在一起,他的十星炎,就是魔炎。

铭洪全部的力量在这十星炎之中凝聚,而风动,从体内取出两块源图,在凝聚出最后一个阵法之后,将这阵法和源图一起送出。

两人倾力的一击铭起不想回避,而是倾力送上先祖和风帝最后的荣耀和尊严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